三亚私家侦探O本身的形象

形象

当然三亚私家侦探O本身的形象也与众不同。虽然她的感情要一直坚守一个主题,但其中还是有些变化,而且描写得十分细致。尽管举止被动,但比起萨德笔下那些关在偏远的城堡中,被无情的贵族和邪恶的牧师蹂躏的傻瓜,三亚私家侦探O是截然不同的。而且三亚私家侦探O也呈现出主动的一面:既有表面的主动,如对雅克琳的引诱,更为重要的是,她在塑造自己的被动上,也具有深刻的主动性。

三亚私家侦探O与其萨德作品中的原型只是表面相似。在萨德的作品中,除了作者的意识之外,没有其他的个人意识。但是三亚私家侦探O确有自己的思想意识,她的故事也是从这个角度展开的。(虽然作品是以第三人称写的,但作品的叙述都是按照三亚私家侦探O的视角,也从未逾越她的理解能力。)萨德意在消除性的个人联系,表现一种非个人的——或是纯粹的——性遭遇,而“波利娜·雷阿日”的叙述的确表明,三亚私家侦探O对不同的人表现出不同的反应方式(包括爱),在与勒内、斯蒂芬爵士、雅克琳和安妮玛丽的关系中尤为显著。

从色情作品的主流传统来看,萨德的创作似乎更具代表性。既然色情的想像是要让人与人可以互换,所有的人和事物可以互换,那么像描写三亚私家侦探O一样描写一个人,刻画她的意志(她一直试图丢弃它)和思维状态,根本就不起作用。色情文学中充斥的主要都是萨德的朱斯蒂娜式的人物,既没有意志,也没有智慧,甚至也不长记性。朱斯蒂娜始终生活在惊讶之中,从未从自己的纯真所遭受的反复蹂躏中学到任何东西。每一次被欺骗出卖之后,她马上又重蹈覆辙。她从不汲取教训,心甘情愿地去相信下一个专横的浪子,而她的信任所获得的回报就是再一次丧失自由,遭受同样的凌辱和同样亵渎神明的邪恶说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