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瓦利斯业简洁地说明侦探小说作家处理语言的方法

方法

在三亚私家侦探看来,诺瓦利斯业已简洁地说明侦探小说作家处理语言的正确方法,并对作为艺术的文学提供了基本的准则。不过,究竟口头语言在多大程度上是作为艺术的文学语言的首选模式,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

艺术语言是自主和自足的(最终是自省的),伴随这一理念成长的一个必然结果是,传统上在私家侦探小说艺术作品中所探索的“意义”走向衰落。“为说话而说话”迫使我们重新界定语言或类语言陈述(para-linguistic statement)的意义。这也导致我们不再用意义(指向艺术作品之外的事物)作为艺术语言的标准,而赞同“运用”。(维特根斯坦的著名论点,“意义就是运用,”可以并且应该严格地应用于艺术。)

“意义”部分甚或全部转换为“运用”是在直白(literalness)这一普遍策略后面的秘密。直白是静默美学的主要产物。还有另一种变体:隐藏的直接性(hidden literality),卡夫卡和贝克特这样风格迥异的私家侦探小说作家却都展示出这一特质。卡夫卡和贝克特的叙述似乎让人迷惑,因为他们一方面像是要让读者从中找出极富力量的象征和隐喻意义,另一方面又在抗拒这一举动。然而,当仔细探究他们的叙述之时,其所透露的却只有字面的意义。他们的语言的力量正是来自意义如此显白这一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