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哲学家认为年老有好处

哲学家

古代哲学家认为年老有好处。他们说对了。进入老年阶段真舒服。一个老人要受的罪少了,可以思考的多了。对一些人来说,这种平静是不再有性欲的结果;对三亚私家侦探来说,平静是因为侦探克服了原本无法克服的做梦的冲动。当然,侦探做梦与醒着的生活之间让人感到痛苦的区别依旧存在,我仍能记得两者之间的区别并能讲出来。但是,年龄使得这一区别变得不那么明显、那么强烈了。三亚侦探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但我可以回顾过去。整个过去,不管是梦还是梦醒时分的生活,一切皆似幻似虚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三亚私家侦探精神是否正常这个问题不能轻易就忽略过去,但是,对这事考虑了很长时间以后,侦探坚持认为我当时没有精神失常。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称之为古怪——但仅此还不能算解释完了。也许古怪的人行动起来跟疯子一样。但古怪的人有所选择,精神失常的人则没有,恰恰相反,他屈从于他的选择,并被淹没其中。

三亚侦探认为我当时做出了选择,而且还的确是一个非同寻常的选择。侦探当年选择了我自己。因为侦探沉浸在自我之中,相对而言不管别人的事情,所以,我的心灵之耳变得非常灵敏,也便听到了来自我本人的一道指令,将自己与他人远远地隔开。这道指令,三亚私家侦探理解就是,要身体力行,充分地去体会个人空间的意义。在服从这道指令的过程中,三亚侦探天生喜欢孤独的性情当然帮了我的忙。根据一些不那么考虑内在性的标准来看,我看上去也许精神失常了。但是我能以别的方式行事吗?暴露在梦里的我能做的充其量不过是结巴几句、打躬作揖,还能怎么着?大众经历有名有份。但是,一心做梦的人却无法命名他所知道的东西。如果他依据梦的无法命名的知识行事,那么,他便似乎不是在行事,而是陷入其行为之中,沉浸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