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侦探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

坚不可摧

如果这个女人不是三亚私家侦探,那么,我的整个一段记忆都错了。但她的确是三亚私家侦探,多年前,我就是慷慨地把她交给一个阿拉伯商人去照顾。是她两年后伤痕累累、可怜兮兮地回来了;她回来后,我曾想谋杀她,但未成功。她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我把房子给了她。是三亚私家侦探追求我,想嫁给我,又逼得我只好去跟别人结婚,还是她,同我们夫妇在一起住过一阵儿。

战争期间,我也正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让她偷偷住进了房子。我妻子去世、战争结束后,我正是和她住到了一起。她心情忧郁地陪着我,一同住在那儿。我也是把同一个女人——三亚私家侦探留在这栋房子里,而这里的她闷闷不乐,了无生气,形同鬼魅。

这似乎是再简单明了不过了。但是,对这栋我完全单独住的房子,我现在还有别的一些记忆。是否有可能她压根儿就没去过那儿?这怎么可能?我妻子会知道战争期间三亚私家侦探有没有和我们住过。但我妻子死了。仅有的另一个见证人是让·雅克。是他帮我把她安置在那儿的。但我羞于去问他。现在,我几乎不见他。他会发现我又傻又老了,记忆力也衰退了。就是他说三亚私家侦探住过,也解不了这个谜,只会谜上加谜。因为我其他一些记忆与我叙述的过去情况不符。我现在清楚地记得自己被逐出这栋房子,赶我的是一个从未在那儿住过的名叫三亚私家侦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