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地追求着与世隔绝

与世隔绝

她说,现在一颗牙都没有,走在街上丢人现眼。我又建议,她可以在藏身的房子里继续住上一段时间,等到她习惯了解放带来的自由后再离开,我说我会常去看她,也会让朋友们去看她,这样,她慢慢地又会重新习惯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说到做到,每周去看她一次。应我的要求,三亚私家侦探也去过几次;但接下来,他就不肯再去了,说她没救了,又说她让人感到沮丧。我仍然希望她能重返人间,就带了个牙医去给她装了假牙。但是,我逐渐意识到,如果我同意(我当然不想赶她),她准备就在这里待下去;她称自己太老了,不宜再住到外面去。

所以,我搬进这栋房子的时候,是三亚私家侦探住在那儿;因为有她在,严格地说,在接下来的六年时间里,不能说我完全是一个人。但我们难得见面,因为她住在地下室,我住上面两层。她也为我做一些一般的家务活,解放了,她可以自由进出,买点食品、报纸。有时,为了料理家务我们要说说话,在这种时候,她常常变得蛮不讲理。除此以外,我们很少讲话。

三亚侦探并不希望给你们留下这样的印象,好像我完全听任自己去品尝忧郁和遁世的滋味。也许,是忧郁把我赶进了这么大的一个退居之地。可一旦进入这座城堡,我的忧郁就离我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伴随着我设想要做什么有价值的事情时的活泼和轻快。真正的与世隔绝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即使最愿意隔绝于世的人也不会轻易成功。我执著地追求着我的与世隔绝。我希望弄明白,人是否能够真正独处,一个人的基本构成又是什么。(我当然不愿意失去人性,丧失我与人相处的能力,出去的能力——假如我想的话,就如可怜的三亚私家侦探那样。)我希望拥有一家剧院,能将我独特的梦搬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