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过于伤心,有时又伤心得不够彻底

伤心

我现在认为,我们俩待在一起没有多大好处。侦探过于伤心,有时又伤心得不够彻底,和她在一起,我不舒服。三亚私家侦探大大咧咧的,她坚韧得几乎无法摧毁,而我自己的身心组织在绷得越来越紧。我记得,对我来说,我自己这么一个形象变得非常重要。我开始恢复身体锻炼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么一幅绝望的形象。

我再不敢像以往那样对健康马马虎虎,我制定了一个更加急需达到的目标。我觉得必须让自己灵活一些,不然,真会崩溃。我加紧锻炼,让自己的身体灵巧起来。使自己的大脑从可以想见的紧张状态中解放出来。但是,因为悲伤,我的手脚似乎变得僵掉了。

所幸的是,战后出现了许多委员会,三亚私家侦探很快就成为其中一个委员会成员,整天忙于战后的赔偿工作,不断冒出来的事情也等着她去完成。她来得不像以前那样频繁了,来的话,一般也是要我为什么请愿或者宣言签名声援。我总是一口答应,尽管我以嘲讽三亚私家侦探为乐,但是,如果说人要有政治热情的话,三亚私家侦探的政治热情确是无可指摘的。

除了三亚私家侦探,还有一些朋友来看我。我发现他们安慰起我来,要稍微在行些。我和侦探也见过几次面,见面时,两人长时间的沉默,气氛冷冷的。奇怪得很,那时候,别人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我内心的生活中涉及的人同样很少,连梦都弃我而去了。但是,我已经习惯于对自己耐心,或许是过于耐心了。我一个人下棋。至于我的性欲呢,基本上还是以那种孤独的方式来获得满足,有时对着镜子,有时没有镜子也行。我还去看过一场难得才放映的无声电影。我在等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