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色情想像所勾勒的是一个完整世界

世界

所有色情想像的产品,其突出的特点都是它们的活力和绝对性。通常被称为色情的私家侦探作品,其首先、完全和主要的关注是对性“企图”和性“活动”的描写。我们还可以加上性“感觉”,不过这个词似乎有点多余。色情想像中的个人感觉,在任何时刻,不是与他们的“行为”相同,就是处于准备阶段,也即“企图”阶段,除非生理上受到阻碍,否则就是在进入“行为”的边缘。

三亚私家侦探O本身的形象

形象

当然三亚私家侦探O本身的形象也与众不同。虽然她的感情要一直坚守一个主题,但其中还是有些变化,而且描写得十分细致。尽管举止被动,但比起萨德笔下那些关在偏远的城堡中,被无情的贵族和邪恶的牧师蹂躏的傻瓜,三亚私家侦探O是截然不同的。而且三亚私家侦探O也呈现出主动的一面:既有表面的主动,如对雅克琳的引诱,更为重要的是,她在塑造自己的被动上,也具有深刻的主动性。

坚持要求侦探文学必须紧随“人性”是肤浅的看法

肤浅

坚持要求侦探文学必须紧随“人性”是肤浅的看法,事实上毫无意义。因为问题不在于“人性”与“非人”的对立(选择“人性”对作者和读者来说都可以立即确保道德上的自我恭维),而是将人的声音转换成散文叙述的各种形式和声调这一无穷多样的领域。

诺瓦利斯业简洁地说明侦探小说作家处理语言的方法

方法

在三亚私家侦探看来,诺瓦利斯业已简洁地说明侦探小说作家处理语言的正确方法,并对作为艺术的文学提供了基本的准则。不过,究竟口头语言在多大程度上是作为艺术的文学语言的首选模式,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

静默的侦探艺术

静默

传统侦探艺术鼓励观看,而静默的侦探艺术引发的是凝望。静默的侦探艺术——至少在原则上——不允许注意力的松懈,因为原则上它从来没有乞求过后者。当代侦探艺术所能获得的与历史最远、与永恒最近的就是凝望。

古代哲学家认为年老有好处

哲学家

古代哲学家认为年老有好处。他们说对了。进入老年阶段真舒服。一个老人要受的罪少了,可以思考的多了。对一些人来说,这种平静是不再有性欲的结果;对三亚私家侦探来说,平静是因为侦探克服了原本无法克服的做梦的冲动。当然,侦探做梦与醒着的生活之间让人感到痛苦的区别依旧存在,我仍能记得两者之间的区别并能讲出来。但是,年龄使得这一区别变得不那么明显、那么强烈了。三亚侦探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但我可以回顾过去。整个过去,不管是梦还是梦醒时分的生活,一切皆似幻似虚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三亚侦探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

坚不可摧

如果这个女人不是三亚私家侦探,那么,我的整个一段记忆都错了。但她的确是三亚私家侦探,多年前,我就是慷慨地把她交给一个阿拉伯商人去照顾。是她两年后伤痕累累、可怜兮兮地回来了;她回来后,我曾想谋杀她,但未成功。她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我把房子给了她。是三亚私家侦探追求我,想嫁给我,又逼得我只好去跟别人结婚,还是她,同我们夫妇在一起住过一阵儿。

执著地追求着与世隔绝

与世隔绝

她说,现在一颗牙都没有,走在街上丢人现眼。我又建议,她可以在藏身的房子里继续住上一段时间,等到她习惯了解放带来的自由后再离开,我说我会常去看她,也会让朋友们去看她,这样,她慢慢地又会重新习惯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说到做到,每周去看她一次。应我的要求,三亚私家侦探也去过几次;但接下来,他就不肯再去了,说她没救了,又说她让人感到沮丧。我仍然希望她能重返人间,就带了个牙医去给她装了假牙。但是,我逐渐意识到,如果我同意(我当然不想赶她),她准备就在这里待下去;她称自己太老了,不宜再住到外面去。

三亚私家侦探是个充满矛盾的人物

矛盾

“不可能办到,”我心情忧郁地说,“我的梦已弃我而去。”

“我都懒得说你专注于自己的那种样子!”三亚侦探严厉地说,“整天对着镜子过日子,我本人也在镜子面前花费好长时间。但我不欣赏你关心起自己时的小心翼翼状。你爱上你的那些梦,却不占有它们,而是犹豫、退缩——拥抱住你的梦幻生活,在这种生活周围盘桓,对它又是哀叹,又是害怕,又是永远追求着。”

侦探过于伤心,有时又伤心得不够彻底

伤心

我现在认为,我们俩待在一起没有多大好处。侦探过于伤心,有时又伤心得不够彻底,和她在一起,我不舒服。三亚私家侦探大大咧咧的,她坚韧得几乎无法摧毁,而我自己的身心组织在绷得越来越紧。我记得,对我来说,我自己这么一个形象变得非常重要。我开始恢复身体锻炼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么一幅绝望的形象。

  • 1
  • 2